追蹤
COP 17 | 青年環保大使.前進南非 TAISE YOUTH
關於部落格



var count = 0;
var obj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object");

for(var i=0; i=2)
{
objs[i].style.display = "none";
}
}
}

  • 1274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環保大使專題-地球氣候變遷及新興科技

文/謝瑋婷 自從全球氣候變遷成了全世界都在關注的議題後,各式各樣因應氣候變遷的發明便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其涵蓋的領域可謂五花八門。有些發明是概念性的,例如英國的新經濟基金會(New Economics Foundation)在2006年建立了一套新的衡量標準來評價各國的幸福程度,叫作「快樂星球指數(Happy Planet Index)」,這個指數的計算方式為「人民對生活的滿意度x平均壽命/生態足跡指數=快樂星球指數」,目的在於鼓勵各國改變衡量國家進步的標準、捨棄以GDP等商業化的數值去衡量國民的幸福,從根本改變人民的生活態度及使用地球資源的習慣,進而影響到整個市場及產業的運作。 當然除了概念性的發明,也有實質性的發明,如眾所皆知的生質能源、持續在提升轉換效率的太陽能及風能發電,其他值得一提的還有比爾蓋茲資助的TerraPower公司,目前正致力於研發新核能發電科技,試圖利用原本核能發電後剩下的核廢料作為新的發電原料,可以解決未來核能發電原料不足的問題、同時提升發電效率。 然而,即使此類發明不斷推陳出新,對於許多科學家及相關團體而言,速度仍舊不夠快。這幾年,各國有名無實的協議及成效不彰的措施也讓眾人大失所望。有鑑於此,許多科學家便開始考慮採取一些較為極端的手段,稱作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 )。原本在全球氣候變遷會議的談判桌上,地球工程不過是一個被貼上”異想天開”標籤的概念,但隨著2020年期限的逼近,眾人開始迫切尋求一個可以打破僵局的方案,這便是地球工程這個概念在這兩年突然竄起的原因。 何謂地球工程?廣義來說,地球工程指任何刻意對地球進行改造以達成某種目的的行為。這樣看來,其實地球工程的概念存在已久,就人類的發展史而言,我們無疑早就為了自身的利益,對地球進行了一系列漫長而徹底的改變。若是狹義的地球工程,指的則是專門針對全球氣候變遷所採取的大型環境工程。 早在1980年代,就有海洋學家提出要在南極倒入大量的鐵質以促進浮游生物瘋長,使這些浮游生物吸收二氧化碳,藉此降低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這個聽起來荒謬至極的概念在2007年卻真的差點被美國一家叫做Planktos的公司付諸行動,他們原本打算透過實驗減少碳排,再藉由總量管制及交易制度(Cap and Trade)獲取龐大的利潤。在眾多地球工程的構想中,最廣為受到討論的地球工程科技主要有「太空檔光板」(Space mirrors)、仿平流層懸浮微粒(Stratospheric aerosols)、植雲(Cloud seeding)、海洋施肥(Ocean fertilization)、人工樹(Artificial trees)及生物碳(Biochar)。這類技術主要被分為兩大種,一種主要目標在於降低太陽光對地球的影響(Solar Radiation Management, SRM),如太空擋光板、仿平流層懸浮微粒及植雲,另一種則是以降低空氣中的二氧化碳為目標(Carbon Dioxide Removal, CDR),海洋施肥、人工樹及生物碳都在此列。 為何要在此時討論地球工程?這不是只是科學家異想天開的想法?事實證明,這並非僅僅是科學家的幻想,也不是狗急跳牆或急就章,英國皇家學會在2009年發表了一份報告,針對上述的地球工程構想做了實際的評估及探討,證實這些措施確實可以有效的對抗全球氣候變遷的問題。這份報告在發表後隨即受到環保團體的抨擊,認為這是已發展國家逃避減碳責任的手段,但負責此份報告的研究人員表示,若無法在期限內達到2020年的標準,這些構想可以為人類爭取更多的時間,不應該受到批評及限制。更有其他科學家表示,地球工程就像化療一樣,沒有人希望走到這一步,但若你得了癌症,化療可能是你最後的選項。 2010年,在日本名古屋舉辦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會議上,來自193個國家的會員國成員同意在「未能確保不會影響到生物多樣性的情況下,暫時禁止將地球工程的構想付諸行動」。聯合國的這項舉動突顯出地球工程的概念已經確實被科學家拿出來當作備用方案,甚至被納入政策制定者的考慮選項,僅僅由於計劃所包含的不確定因素太多,才未付諸行動。但地球工程成效快速且確實,以及與改變全球市場及企業運作方式長期下來所需花費的資金相比,需要的經費相對便宜,這對科學家、政治家及某些國家的領袖而言,無疑是惡魔的低語。 事實上,地球工程的確有許多值得斟酌的潛在危險。危險有實質層面的,例如假設真的採取太空擋光板反射太陽光降低地表溫度,我們要如何確保這不會影響到植物的生長?會不會改變大氣層透過溫度所進行的對流?或是對人體長遠的影響?我們對地球的了解仍舊沒有徹底到能夠完整預估可能發生的狀況。不只如此,還會有國家之間地理政治方面的問題,例如非洲或印度認為地球降溫對自己國家是好事,卻會影響到環北國家的利益,因為北極地區若略微解凍,可能帶來新資源及新航道,但若降溫,原本預期可以解凍使用的港口又再度冰封,這些問題都有可能會演變成國與國之間的紛爭跟歧異點。 另外,還有其他潛在的危機,若真以地球工程來暫時抑止氣溫上升,卻發現有些地球工程單單只有降溫,並沒有解決二氧化碳過剩的問題,那最根本的問題仍舊沒有解決,但是卻會影響到各國未來訂定政策的有效性。各國是否會因為危機暫時解除而無法痛定思過,並去訂定果決及有效的新政策?產業及市場還會繼續為降低碳排去調整他們的運作方式跟架構嗎?科學家還會繼續致力於改善能源的使用效率嗎?人民還會考慮到地球的未來主動改變生活型態嗎?這些問題都值得深思。 照目前的的趨勢看來,地球工程仍舊無法在國際談判桌上正式被提出來討論,因為牽涉到各個國家的利益跟國家理念問題(如就一般邏輯來看,面臨危機的小島國應該會同意地球工程計劃,但在生物多樣性會議上,他們卻持反對意見,因為與地球工程息息相關的生物多樣性同時也是島國賴以維生的要素),還有NGO、社會大眾的觀感問題。但是,在生物多樣性會議上只明文禁止將地球工程付諸行動,卻沒有禁止持續研究,若各國無法迅速取得共識降低碳排,那或許地球工程真的會成為檯面下另一個終極選項。其影響的範圍之廣,絕對不可輕忽,因此即使這個概念在這兩年才開始獲得較多關注,在發展初期就將他的走向、研究方向及遊戲規則訂定好,或許是唯一能確保我們不會將路走偏的方法。今年在墨西哥坎昆,有許多週邊會議一如往常地與大會同時進行,其中不乏探討未來科技與發展的主題。也許,我們可以從中窺見一些端倪,了解地球工程的趨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