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OP 17 | 青年環保大使.前進南非 TAISE YOUTH
關於部落格



var count = 0;
var obj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object");

for(var i=0; i=2)
{
objs[i].style.display = "none";
}
}
}

  • 128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COP15 - 邁向低碳經濟的關鍵



財務方面

根據巴里島路線圖的規畫,COP15的協定必須要提供公私部門減量行動、調適、以及技術合作的資金援助。

        建構碳市場以提供市場減排驅動力的概念,在京都議定書就已經被提出。京都議定書提供了三種彈性減量機制,分別是依據議定書第六條的聯合履行(Joint Implementation),簡稱JI,第十二條的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簡稱CDM,和第十七條的排放交易(Emissions Trade),簡稱ET

聯合履行(JI)是指已開發國家之間的合作機制,在該機制下,一個已開發國家通過以技術和資金投入的方式與另外一個已開發國家合作實施具有溫室氣體減排或具有吸收溫室氣體的項目,其排放減量單位(Emission Reduction UnitERU)轉讓給投入技術和資金的已開發國家締約方用以履行其在議定書下的義務,同時從轉讓這些溫室氣體減排或吸收量的發達國家的分配數量單位(Assigned Amount UnitAAU)中扣減相應的數量。

清潔發展機制(CDM)是指已開發國家透過提供資金和技術的方式,與開發中國家展開合作,使開發中國家在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下進行減排,並從中獲益,已開發國家締約方亦藉由清潔發展機制取得排放減量權證(Certified Emissions ReductionCER),以履行在議定書第三條下的承諾。

排放交易(ET)為已開發國家之間的另一種合作機制,與JI不同,ET並不需要基於具體的溫室氣體減排或吸收的項目來實施合作,而是直接進行貿易:一個已開發國家,將其超額完成的減排義務,以貿易的方式轉讓給另外一個未能完成減排義務的已開發國家,並同時從轉讓方的允許排放限額上扣減相應的賣出額度。嚴格意義上講,這種貿易應該僅僅局限在國家與國家之間,但目前的規則也允許已開發國家政府授權其法律實體進行這種貿易。

以清潔發展機制(CDM)所帶來的商機為例。京都議定書認為在全球的基準上,無論在哪裡減量,效果是一樣的。但是已開發國家的成本較高,而開發中國家的成本較低。因此歐、美、日等先進國家可以在中國、印度、東南亞等開發中國家投入資金、技術,幫助其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量,並向這些國家購買其減排量,而達到用較低的成本來完成承諾目標的好處。因此CDM在這兩類國家中建立了一個管道,並使溫室氣體排放量成為一項可交易的商品,創造了新商機。CDM對已開發中國家和開發中國家都是雙贏的機制,對買方而言,由於已開發國家多採用較高的環保技術與標準,因此企業在歐美地區實施減排的邊際成本較高,收益較低,而較落後的開發中國家環保基礎較低,減排成本較低,透過CDM機制進行投資和技術轉讓,就能以較低的成本獲得排放額度。

        由此可知,碳市場在長期減碳目標將扮演重要的角色。良好的碳市場機制可以幫助減碳在最符合成本效應的情況下進行。然而到目前為止,市場機制雖然已將表現出降低排放的效果,但這效果卻仍達不到未來數十年的目標所需。因此國際間將要關注在如何改革現有的機制,以符合市場的要求。

        以清潔發展機制(CDM)為例,所遭遇的阻礙有:投資減排科技的報酬不足、不平衡的CDM區域分配、計畫批准的瓶頸、小型計畫額度發行的困難、特定技術的額外性(Additionality)規範(如再生能源)、特定關鍵技術的限制性(如大型水力、CCS、核能等)。因此,企業界期盼本次談判將能改革CDM,以提供產業採用低碳科技的驅動力。例如:

1.      CDM執委會(CDM EB)必須要重新聚焦在其原本的委任工作,例如CDM功能及執行,並利用外部組織達成各項技化的批准行動。如此便可降低執行的風險、時機與選擇準據,並增加可預測性。

2.      更新額外性(additionality)的考核標准(assessment criteria),使計算方法有更寬廣的基礎。例如在同一個國家內的再生能源部門的額外性,可以一起計算,而不是依不同計畫計算。

3.      擴展Programmatic CDM,以促進大規模整合型的CDM計畫,達到項目擴大及降大成本及執行時間的效果。

4.      引入CDM新方法,例如以部門別做為基準,或是效率標準的協調方法。這些方法將會為傳播以存在的低碳技術帶來動力。


 

技術方面:

        技術是溫室氣體減量的關鍵因素。包含了如何在開發中國家,為採用、推廣、轉移低碳科技提供動機並清除障礙;以及研究新技術的合作。

        然而一般而言,雖然訂立減碳目標的是國家,採用技術的卻是企業。對企業而言,技術只是創造利潤、使利益最佳化的手段。企業投資技術的原因只是要增加商業上的競爭力。因此,適當的國際架構必須要將全球永續發展企業獲利兩者相結合,使得各國政府得以用適當的政策扶持低碳科技的發展。

        由於低碳技術十分的多樣化,各種不同的階段都需要不同的政策配合。這當中以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又有所不同:

 

 

長期

中期

短期

發明

發展

試轉

採用

技術類型

剛有突破

初期實驗階段

幾乎成熟,但沒有競爭力

(已開發國家)

成熟且快要有競爭力

(開發中國家)

考慮碳價為成本因素則成熟

(所有國家)

成熟且有競爭力

舉例

-           核融合

-           林木遺傳

-           燃料電池車

-           電動車

-           碳捕捉及封存技術(CCS)

-           第四代核能發電

-           第二代生質燃料

-           油電混和車

-           風能

-           熱幫浦(heat pumps)

-           太陽熱能

-           生質燃料

-           替代燃料

-           太陽能光電

-           集中型太陽能

-           建築能源效率

-           水力能

-           汽電共生CCGT

-           核能

-           煤炭氣化發電IGCC

-           高效率引擎

-           永續農場

配合政策

-           國家級研發計畫

-           公眾支持

 

-           國家級研發計畫

-           公眾對試驗計畫、財政鼓勵、貸款的支持

-           政府投資基礎建設

-           國際資金投資

-           碳市場

-           配合規則:如低關稅、財務獎勵

-           技術標準

-           連結各種機制的碳市場

-           CDM改革及新機制

-           促進技術傳播的常規性架構

-           公眾的接受

 

國際合作

在每一個發展階段中,國際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各政府的政策必須互相配合,為技術革新及採用創造動力。一般來說,為了要達到減排的目的,必須多管齊下,同時從提高能源使用效率與開發新能源科技著手。執行面上,必須要解開採用現有低碳科技的束縛,並讓新技術進入市場。

現有低碳技術的潛力

        一般民眾認為要達成減碳目標就一定要仰賴新的科技,然而事實上,根據國際能源機構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 IEA)的計算,只要將現有的低碳科技適當的傳播並採用,就可以達到70%的減量。也就是說,減量技術已經存在了,只是因為卻乏利益及競爭力,使得技術無法應用於市場上。要改變現況,必須要倚賴政府政策,包括:

1.      有效的能源價格

2.      發展碳市場

3.      提供市場誘因及減稅

4.      電網建設

5.      改善商品資訊的傳達

6.      為建立規範設計基準、技術標準、及方法論

舉例來說,改善能源效率被認為是最符合成本效率的減排技術。改善能源效率對於企業本身也有好處,包括將低能源成本、減少能源依賴、減少能源價格變動時的傷害,以及增加自然資源的使用效率。這些好處對於創造利益都有正面幫助。然而當企業要採用提高能源效率的技術時,往往會面臨許多障礙。克服這些障礙都有賴於政策面的協助。(如下表)

採用高能源效率技術的障礙

障礙

原因

如何克服障礙?

過低或不穩定的能源價格

Ø   政府津貼

Ø   價格未包括環境成本

Ø   全球性的取消不當津貼

Ø   評估碳排及生態系統的價值

初期投入成本高、長時間才能獲得收益

Ø   多數的使用者將初期投資視作消費

Ø   缺乏資本

Ø   經濟誘因(如減稅)以降低初期成本。

Ø   利用金融機制創造投資槓桿。

技術傳播速度慢

Ø   使用端缺乏使用技術的技巧、知識、或是支援

Ø   產業結構不完整

Ø   不完善的智慧財產權保護

Ø   技術標準

Ø   依據WTO規範加強智慧財產權的保護

Ø   獎勵技術分享

僵化的商業模式

Ø   能源公司缺乏將低消費者需求的誘因

Ø   將「碳價」反應在能源價格中

Ø   財務獎勵提高能源效率的末端使用者

Ø   推廣能源服務公司(Energy Service Companies)

多樣性的消費者及能源需求

Ø   沒有全體適用的解決方案

Ø   促進自願性的各部門初步行動

Ø   促進協調共識

資訊失靈(information failure)

Ø   缺乏未來的能源價格及能源效率資訊

Ø   更多有效的技術標準(例如建築規範)

Ø   產品能源標籤

Ø   提倡能源計量

代理人問題

Ø   決定使用高能源效率的消費者並未獲利(如屋主與房客)

Ø   提供明確的資訊與動機。例如:退稅、折扣貸款、優惠貸款

投資與風險的不確定性

Ø   不確定性導致投資者需要保險

Ø   經濟上的誘因以降低成本與風險

Ø   發展健全的能源與碳市場

Ø   發展穩定的規範架構

消費者行為

Ø   能源效率投資在低順位

Ø   對能源消費成本缺乏資訊及警覺

Ø   改進產品資訊

Ø   提供取代或移除舊設備的誘因

Ø   提倡教育

投資比預期來得高

Ø   計畫並不包括執行成本

Ø   良好實行分享及推廣能源效率教育。

 

新技術的投入

        根據IEA的預測,若要將全球暖化控制在上升攝氏兩度的情況下,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必須控制在450ppm以下。要達到這個目的,除了必須充分利用已存在的低碳技術,還必須在2020年前將新技術投入市場。在如此短的時間將新技術投入市場意味著,每年必須要有1500億美元投入研發。因此哥本哈根COP15談判的成功於否,將會決定是否有能夠有如此鉅額的資金投入新技術的研發。

        以風力發電為例子。跟其他再生發電技術相較,風力發電已經是技術最為成熟,並且投入商業運轉的技術。由於技術成熟及量產應用使得成本迅速降低,目前風力機的發電成本在風力良好的地方已可與傳統發電競爭。但就連這次COP15的主辦國,風力發電最為先進的丹麥,其風力發電的發展都與政策連動。由下圖可以看到,丹麥風力發電的新增容量,隨著政府補助比例以及能源收購價格而上下,尤其在2003年後彩可交易再生能源憑證,回歸市場機制後,20042006年的新增裝置容量全面下滑。由此可見政策面對於新科技投入市場的重要性。

 

       

 

丹麥風力發電裝置容量  工研院整理

        若要在2020年前發展關鍵性的新低碳技術,其資金上或是技術上的需求,遠非單一國家或是企業可以負擔的。部分關鍵性技術的運行,更需要大規模的合作。因此新型態的公私部門夥伴關係,必須要定義出政府部門、研究機構、供應商、和科技使用者如何合作,以在短時間內發展並使用新低碳技術。也由於這樣的夥伴關係必定是跨國跨企業的大規模合作,故本次的哥本哈根談判是否能達到全球性的共識,將決定新低碳科技發展的最大政策面因素。

 

 


本文以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出版的Towards a Low-Carbon Economy為底稿寫成。

 

參考資料:

碳交易機制與碳交易市場現況 -工研院IEK-ITIS計畫  林瀚淵

清潔發展機制市場商機 - 工研院IEK-ITIS計畫  林金雀

        UNFCCC- CDM頁面 http://cdm.unfccc.int/

特別感謝:

        台大應力所陳發林教授提供資料與指導



延伸閱讀:
氣候變遷、新能源技術、國際氣候公約
突破NGO限制:即時掌握COP15談判發展
青年大使檔案:劉庭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