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OP 17 | 青年環保大使.前進南非 TAISE YOUTH
關於部落格



var count = 0;
var obj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object");

for(var i=0; i=2)
{
objs[i].style.display = "none";
}
}
}

  • 128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全球暖化議題下,被刻意忽視的石油生產國家

2009年11月26日星期四,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nited Arab Emirates, UAE)內杜拜政府旗下控股公司─杜拜世界集團(Dubia World)為剛從金融海嘯中復甦的國際金融市場投下一顆「震撼彈」,要求展延600億美元債務達六個月之久。根據市場分析,此一信貸危機雖不致造成另一次的金融風暴,然美股於隔日應聲下挫達154點,歐元亦同步大跌,顯示出全球對於杜拜的信心的確受到衝擊。 杜拜國企債務危機乍看之下,雖然只引發了對於杜拜近年來因熱錢不斷湧入而使該地毫無節制發展之相關檢討與反省聲浪,然這其中卻隱藏了一個盲點,即當今全球眾所矚目之全球暖化議題,媒體往往只關注與報導歐美先進國家以及當今二氧化碳排量第一的中國外,卻獨獨遺漏石油輸出國。 根據IPCC提出的報告顯示,全球暖化極有可能係由人類活動所引起,其中石油的生產與使用,毫無疑問與人類經濟活動直接相關。然為何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Petroleum Exporting Countries, OPEC)供應全球石油卻得以免於檢討與批評?OPEC地區之石油輸出與經濟發展實際上「貢獻」了多少溫室氣體?同樣屬於非附件一的開發中國家,為何國際上較少著墨於OPEC應承擔之責任與義務?此外,屬於石油輸出國家組織的杜拜無節制的經濟發展未遭受太多批評聲浪?世界上還有多少個「杜拜」正如火如荼進行著不理性的經濟發展,進而導致過多的溫室氣體排放?本文試從石油生產國家之經濟發展、國際關係與資金切入,討論國際對於產油國家因應氣候變遷之較寬鬆的要求與忽視的態度。 OPEC近十年來經濟發展成果與溫室氣體排放情形 石油輸出國家組織建立於1960年,其成立宗旨係維護產油國利益,並維持原油價格及產量水準,目前包含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等共有十二個會員國,該組織擁有世界石油蘊藏77%,石油生產佔全球40%。 OPEC做為石油輸出國家、高速成長之開發中國家以及可能排放大量溫室氣體的個體,關注其溫室氣體實有其必要性。自1973年到2007年這三十年來,中東地區(包括數個OPEC成員)碳排量成長率達480%,然此規模的成長卻未引起媒體或各方專家較大的關注。 若將OPEC成員之一─烏克蘭近年來的碳排與美國做比較,聯合國的數據指出烏克蘭的碳排平均維持在美國碳排的5%左右,如概括估計,則OPEC十二個會員國產生的碳排總合起來約為美國碳排的50-60%左右,此一數字顯示出「OPEC可能排放大量溫室氣體」這個假設與事實相去不遠,如OPEC地區所造成的碳排相當於0.6個美國之排量,則該組織的成員於情於理都應值得更多國際上的關注。 OPEC、石油經濟、國際關係 控制各國碳排量的焦點,截至目前為止似乎鮮少聽見對於OPEC成員國的批評聲浪,主要原因在於石油供應係為全球經濟發展的命脈,牽涉到太多錯綜複雜的權力與利益關係。 目前全球人類生活與經濟發展可早已與石油必不可分。舉凡從各式各樣的織物,到遍及日常生活中的工業製品,均為石油間接或直接的產物,此外都市發展、汽車業與航空業普及亦拜廉價石油所賜。世界經濟專業化分工的趨勢導致製造業選擇於成本低廉的國家進行大量生產後,再透過海陸空等交通方式送抵各個市場,此一運送過程也需要石油做為燃料才能實現。各國現代化的腳步,無不追隨著石油進行調整。 世界上無論已開發國家、發展中國家或未開發國家,均相當程度依賴石油的供應做為經濟發展的必要基礎。由於石油實在太重要了,國際上所發生的政治角力亦時常圍繞著石油打轉,大國便經常運用國際上的政治權力,甚至不惜使用武力來維護並確保石油的供給無虞。舉例來說,早在1946年,美國經濟學家赫伯特‧費思(Herbert Feis)便主張:「美國必須實際掌控適量的以及有恰當地理位置的供應來源,或者至少確保獲取管道。」,而這意願於1950年代首度展現,那時期的杜魯門總統與艾森豪總統(Dwight Eisenhower)曾明確地向沙烏地國王伊本‧紹德保證,美國承諾會採取行動抵抗對沙烏地政權的威脅。 而對於石油生產國家而言,其本身也相當依賴石油出口,經濟模式非常單一,對這些國家而言便是透過石油做為爭取國際上一席之地的一種手段,因此勢必採取積極的態度進行石油開採,以確保通過石油而掌握的權力能夠牢牢握在手上。 還有多少個杜拜正醞釀著危機? 無論是石油的供給者或需求者,石油對於世界關鍵性的影響,使得各國政府對於石油開採所造成的溫室效應,以及石油輸出國家等不理性開發並未大加撻伐。 以杜拜為例,杜拜政府大興土木,不斷提出規模史無前例的建設案,包括耗資美金25億元打造潟湖地區,The Lagoons,填湖造七座相連接且面積達650萬平方公尺的人工島,打算於該地建造杜拜第一個歌劇院、各式五星飯店、商辦大樓,其中高達800公尺高的杜拜塔最富盛名。此外,興建帆船酒店、填海造棕櫚島與世界島等開發案,國際媒體僅片面的大幅報導了該地區欲成為海灣經濟國際金融中心的雄心,以及其作為世界第八大經濟體的正面事實,而刻意忽略甚至漠視種種發展對於生態環境所造成的傷害,例如棕櫚島的開發實際上摧毀多少海洋生物與棲地,又一旦未來暖化情形加劇導致海平面急遽上升,棕櫚島是否將會面臨「滅頂」的危機。 國際一方面默許OPEC等國造成之碳排放,另一方面則讓溫室效應的問題聚焦於利用現今科技來提升能源效率,作為溫室氣體排放減量的起步,卻未能回過頭來檢示與反省該些地區的開發方式是否違背其原有自然環境條件,在其試圖以「人定勝天」的態度挑戰自然極限的做法,是否可能在不久的未來,造成全球暖化結果下無可挽回的重大災難。而世界上,由於國際有意忽視並且轉移焦點的操作下,究竟還有多少個如杜拜這樣的未爆彈,在地球條件逐步惡化的危難之際,將為全人類帶來一波又一波的震撼彈? 參考資料: 環境資訊中心 IMF UN Wikipedi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