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OP 17 | 青年環保大使.前進南非 TAISE YOUTH
關於部落格



var count = 0;
var obj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object");

for(var i=0; i=2)
{
objs[i].style.display = "none";
}
}
}

  • 126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Christian Aid 氣候難民的聲音

振中 首先由加拿大講者先發言, 提出『碳債』的概念,認為排出碳的國家都擁有碳債,所謂的有債必還的道理,在氣候變遷責任歸屬議題當中也是如此 非洲厄瓜多代表提出嚴重警告,氣候變遷已經摧毀很多地方尤其在低度發展中國家,甚至發生瘧疾傳染;氣候變遷不會因為我們沒有提出具體方案而停止,冰山也不會因為我們快被淹死了而停止融化,我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對於我們(未開發國家) 來說是非常殘忍且不公平的,我們並沒有阻止你們賺錢,但也請記住地球沒有”Reset”按鈕;哥本哈根會議是個決定性的時刻,大家不要只給我們expectations, 我們更需要的是actions, 而且是action NOW。 美國籍代表則提出大家都太在意”數字”了(too much number-oriented); 什麼幾年之前減碳多少,每人年均排放多少等等; 雖然有數字上的保證,但如果未達成又有什麼意義。他還提出若美國真要減量,則必須在2020年前減掉在1990年時所排放總量的129%,這樣才符合美國在歷史上的責任。 菲律賓代表則提到, 因鄰近太平洋, 每年均遭颱風侵襲(宛如台灣); 當地的極端氣候出現頻率增加許多,影響當地漁業甚深; 人民因此窮困潦倒。 冠煒 聽了早上有關氣候正義(Climate Justice),以及如何平均公平地分攤減碳義務的討論會,是由一個名為Christian Aid 的NGO主持。Christian Aid 的目標是"消除貧窮",而氣候正義是他們的訴求之一。他們認為面對氣候變遷,除了要討論它帶來的影響,也要注意提出來的解決辦法背後暗藏的問題。否則,一個錯誤、不公平的決定對貧窮或較脆弱的族群所造成的影響,甚至有可能超越氣候變遷本身帶來的問題。另外討論會中,也邀請到幾位來自較弱勢國家的 Christian Aid 成員如以上振中所提到,在現場報告他們國家因為氣候變遷所受到的衝擊。 Christian Aid認為,如果要COP15談判成功,任何條約的制定都必須以公正、公平為前提。為此他們提出了氣候債(Climate Debt)這個詞,來描述已開發國家對開發中、甚至未開發國家,需要負的責任,簡單分為兩種:(1)過去歷史中排放越多的、或是目前人均碳排放量越高的國家需負較大的責任;(2)目前能力越大的、科技越發達的國家需負較大的責任。他們認為,目前強權國家提出的減碳策略,不是太少、太晚、就是忽略已開發國家對減碳應有較大的責任。Christian Aid呼籲,制定減碳標準時,需要了解各國的能力,以及應該顧及到弱勢國家需求的迫切。 之前在台灣,顧洋教授的講課中有提過"共同但有差異的責任",跟我們談過各國減碳量。我認為這只是一種制定減碳目標的標準,並不是唯一或最好。畢竟國家背景不同,考量便不同,開發中國家(較弱勢)希望已開發國家能多負點責任;而已開發國家認為光是他們自己減碳沒有用,開發中國家也須跟進;亦有人主張地球早已經危及,各國都該盡自己的能力而不是繼續爭執。眾說紛紜可想而知,但彙集各國意見並找出最合適的辦法即是這次COP15的目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