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OP 17 | 青年環保大使.前進南非 TAISE YOUTH
關於部落格



var count = 0;
var obj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object");

for(var i=0; i=2)
{
objs[i].style.display = "none";
}
}
}

  • 1263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Falling Angel

吉里巴斯,也是我國邦交國之一,位於澳洲與北美之間,分布於太平洋上的3800公里海域,由吉爾伯特群島(17座島嶼)、鳳凰群島(8座島嶼)與萊恩群島(8座島嶼)三個島群所組成,島寬介於100到300公尺之間,平均高度僅高於海平面2到3公尺。以出口椰仁乾與魚類為主要經濟來源。 第一位講者是來自吉里巴斯領土塔拉瓦島(吉爾伯特群島)的高中老師,他強調全球氣候變遷之下應著重人權與人類(Human Face)兩個面向。
以塔拉瓦島為例,該地區居民的基本人權實際上分別在安全、水源與食物三方面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全球暖化造成海平面持續上升,進一步造成島上海岸線的侵蝕,使得居民的可居住面積減少,可飲用的淡水也因此受到汙染,潛在著引起瘧疾等疾病發生的隱憂,此外海水不時隨著巨潮(King Tide)的發生入侵陸地,造成土地鹽化,食物不再生長。根據數據統計,塔拉瓦島地區嬰兒死亡率高達10%,遠遠超過其他國家,全球氣溫上升使得熱帶疾病發生率顯著提高,影響著島國居民的健康,這的確很大一部份受到氣候變遷所造成的威脅影響。 不只是塔拉瓦島,吉里巴斯的居民無時不刻與氣候變遷議題共存,儘管人們依然努力維持原來的生活,然歡笑言談的背後其實是氣候難民難以言說的悲涼與折磨。講者認為當全球暖化正在發生時,他們國家將面臨著越來越多的熱帶疾病、越來越小的島嶼,以及一旦海平面上升超過一定程度使得該國不再適合居住時,吉里巴斯居民又應該遷往何處,老年人不願離開家鄉,吉里巴斯的文化是否就此消失?
第一位講者發表完畢後,一位舞者瑪麗安女士搭配音樂,透過簡單的身體律動給予現場聽眾一次直接而強烈的吉里巴斯傳統文化體驗,舞畢,做為吉里巴斯居民,該舞者亦發表了一些想法。她認為氣候變遷係屬於「人權」範圍的議題。她認為吉里巴斯是唯一可以讓她有歸屬感並且盡情表現自我的地方,1943年,二次大戰期間吐瓦魯所發生的浴血戰曾讓這個國家幾近失去自由,吉里巴斯如今因為氣候變遷可能再一次面臨失去自由的困境,然氣候變遷並非吉里巴斯居民的戰爭,居民們卻毫無疑問成為氣候變遷的受害者,他的母國正因為氣候變遷慢慢的消失、慢慢的死亡。她認為吉里巴斯只是享有得以居住於母國的自由與權利,強烈希望這次哥本哈根會議的領導者們,傾聽氣候難民的心聲、為氣候變遷的公平與正義站起來,並能提供吉里巴斯足夠的技術與資金做為保有其自由的手段與方式。Copenhagen will become hopenhagen indeed!
本次週邊會議一共有四位來自於吉里巴斯的居民,無論是哪一位講者,均強調吉里巴斯目前僅能依賴自身的力量,對氣候變遷帶來的損害與影響進行調適,同時強烈透露出其欲藉由哥本哈根的會議,呼籲各國提供足夠的資金和技術,避免吉里巴斯滅頂的慘況發生。 當筆者虹均走進大大的會場卻發現沒有很多很多人,比起隔壁間座無虛席、甚至是爆滿沒位子坐的狀況,這間週邊會議真的算人煙稀少,是主題不吸引人嗎?還是因為他們是小國?難不成是因為沒有錢提供食物給參予會議的人享用?真的不能理解其中的原因。同樣是島嶼國家的我們更能感同身受,我們也面臨著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家園被淹沒的命運,但我們的工業比較發達、國家比較富裕,或許可以做到比較好的調適方式,正如受訪者也是主講者之一的瑪麗安小姐所言,海平面不會永無止盡的一直上升,上升到某一個程度便會停止,我們是不是可以做更高的堤防、或是直接讓島嶼升高,避免台北盆地被淹沒的危機,當然,最好的方式,莫過於減少碳排放量,阻止全球暖化、阻止海平面上升。 筆者子晴認為吉里巴斯所提出對於資金技術的要求並不夠具體,然其所面對的困境是,一個經濟實力薄弱島國在缺乏國際影響力的情況下,究竟能引起多少的關注?此外,該國連進行研究氣候變遷對其造成影響的資金都沒有,又如何能夠提出上述具體而確切的資金技術要求? 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青年環保大使,林虹均(圖左)、洪子晴(圖右)2009/12/12寫於哥本哈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