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OP 17 | 青年環保大使.前進南非 TAISE YOUTH
關於部落格



var count = 0;
var obj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object");

for(var i=0; i=2)
{
objs[i].style.display = "none";
}
}
}

  • 128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後2012時代」的碳交易發展趨勢(III)

碳權(carbon credit)的交易,買賣的不是產品,不是服務,也不是貨幣,而是一個行為者(無論以地區層級、國家層級或企業層級來看)對地球造成的汙染量。如果說一項產品被創造的本質是為了服務人類的需求,稱作goods to be traded,那麼碳排放量的交易恐怕得叫做bads to be traded了。 在CDM架構下,富國所欲之交易標的物為碳排放權,而窮國所欲之交易標的物則是資金的援助與技術轉移。在此,碳權作為一新興的市場交易標物角色,在平台上究竟應計為流通之商品(commodity)或貨幣(currency)以換取其他,或許都還是一個未解的問題。 碳權作為交易標的物的潛力有多少?其限制又在哪裡?都是碳市場難以迴避的大哉問。 WTO架構的建構歷程可看作幾個期程:從國與國之間的交易行為、多邊協商談判機制的建立、到市場自由化的推動,以至智慧財產權的確立與規範。若將WTO視為前導模型,由此窺探碳交易平台樣貌之可能性,或許可以是一種有意義的洞見。WTO的合議精神向來是聯合國大會所致力維護(雖然議程效率與產出也相應地歷日耗時),而其所作出的協議公約,亦常以一系列的前提與義務前後相扣。透明化的結構也禁得起外部檢驗。但漫長時間運作的效率疑慮,及否決權(veto)的設計,也往往是UN架構最備受爭議的議題。 而以台灣觀點來看WTO和碳市場,或許又更加複雜。當今台灣在世界經濟體系中扮演要角,故以在WTO下能以觀察員身份與會。在衛生方面,WHO叩關數次未果、而後以地區名義加入WHA的經驗,也受到國內輿論的廣為討論。但在UNFCCC架構下,台灣至今仍然缺席。然而台灣的碳排放量與減碳責任之意義,較之台灣在WTO架構下的重要程度實亦有過之而無不及。作為一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已爭取國際空間的政治實體與經濟實體,或許「排放實體」或「減碳實體」是另一種參與國際的方式? 撰文-陳韋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