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COP 17 | 青年環保大使.前進南非 TAISE YOUTH
關於部落格



var count = 0;
var obj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object");

for(var i=0; i=2)
{
objs[i].style.display = "none";
}
}
}

  • 1286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1.26 DAY 1

在前往香港登機門的路上,迎面而來一群身穿藍衣白褲的黑人慈濟婦女。曾在南非住過的大使Jenny一眼就看出出她們來自南非,於是興奮地上前與這群有緣人打招呼,原來,這群南非慈濟婦女剛結束在台灣慈濟兩周的見習,準備要搭飛機回南非呢。大家熱情地聊開且互留聯絡方式,臨走前,她們還教我們如何用祖魯語打招呼,「Sauw bo na, u ja ni」就是「Hello,你好嗎?」的意思。 在飛機上,我們也盡可能把握機會落實國民外交,在與鄰座旅客交談的過程中,向他們介紹亞洲和台灣不同的文化。領隊牧寰旁邊坐了位來自巴西里約的女性,她剛結束台北的旅程,並且非常驚訝於台北的進步。她提到中南美洲的人普遍認為日本以外的亞洲城市,過著不比他們好的生活,經過首次的台灣之旅,以及牧寰熱切的介紹,她迫不急待地要與同事分享真正的台灣。 香港到約翰尼斯堡的班機上,空氣冷到調時差的計畫失控。下了飛機,又因為在約堡機場奔去趕接駁班機,而滿頭大汗。 途中發生了一件趣事。當我們在約翰尼斯堡的機場時,有位身穿「Porter」字樣的人員向我走去,跟我們說不是在「Baggage Recheck」寄行李,要上一層樓。然後他就把我的行李給拿了然後拉著,指引我們到機場櫃檯重新報到。因為前一段飛機有點延誤,時間有點緊。我原來滿是感謝,想說如果沒有他,我們就要在錯的櫃台排隊,直到櫃台人員跟我們說「抱歉,你們走錯櫃檯了」。 神奇的事情就在我們抵達國內線的報到櫃檯時出現。他把手伸出來,我以為他要跟我握手,但是過了一毫秒,大腦就告訴我「不對」。我愣了五秒鐘,又過一毫秒後我心想「我沒小鈔耶」。然後我就把遲疑的眼光投射在其他團員上,Christine很自然的跟他「握手」後,我們繼續前進。 但是我還是有點「時差」。回想剛才瞬間發生的事情,覺得很吃驚*。首先,從沒在機場碰過這件事情;再來,其中一位先到的台灣青年已經在之前給我們提醒了──我竟然忘了!隨後我們又碰到了一位Porter,因為我們已經跟他說「不用了,謝謝」他繼續纏著我們不放之餘,還不忘幫倒忙。之後更向Christine索取100元美金作為酬勞**。真是無奇不有啊。 When in Durban… 每年青年大使出訪,總有一項傳統。今年也不例外──我們裝箱的托運行李沒跟我們到德班。 快一個小時後,透過南非航空的地勤協助,發現原來還在約翰尼斯堡,沒有上了其他飛機(如:到倫敦)。今天(11/26)下午就會送到飯店。我們才鬆了口氣。 在我們抵達的這一天,德班放晴了。前幾天,原本全年陽光普照的德班異常下起了雨。我半嚴肅、半開玩笑地說「This is climate change (speaking)」,牧寰則附和「這樣德班的所有人都知道COP17及氣候變遷是為何物了!」 *原來Porter不是一個公司的名稱。 **這位Porter最後只有一塊錢。第一位還有十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